张新斌:“禹都阳城”与“禹居阳城”在登封
日期:2022-04-09  发布人:  浏览量:

大禹的故里有多种说法,但大禹之都在登封,却是主流观点。《世本·居篇》有“夏禹都阳城,避商均也”的记载。古本《竹书纪年》也有“禹居阳城”的说法。这与《史记》的“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之间”的说法是相吻合的。关注禹的故里,也应该关注禹之父鲧的故地,《国语·周语上》讲到:“昔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崇山,就是嵩山,这应该是学界的主流意见。《国语·周语下》讲到鲧为“崇伯鲧”,这说明鲧被封为崇伯,即所谓崇山、崇地之伯。崇山即崇高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说法。《汉书·地理志》“颍川郡阳翟”条下,臣瓒云:“《世本》:禹都阳城。”这说明汉晋学者也认可阳城在当时的颖川郡的范围之内,《孟子》赵岐注曰:“阳城在嵩山下。”《史记集解》也认可禹都阳城就是当时的“颍川阳城”。因为战国秦汉时期的阳城,就在今登封的告成镇附近,现在已找到战国阳城遗址,并已发现了阳城遗址中出土的“阳城仓器”的文字,而这个阳城距今禹州很近,也在古颍川郡的范围。当地的明清方志,都对阳城在登封有明确的记载,《读史方舆纪要》也强调登封就是“古阳城”。因此,登封作为禹之都,有充分的文献依据,此为证之一。

登封有较多的大禹圣迹和传说。所谓“禹生石纽”说,而在少室山东麓的马庄、尚庄、王庄、张庄、祖家庄等,有“一溜石纽屯儿”之说,尤其是祖家庄保留有传说中的“石纽”,说明当地民间认可这里是大禹故里。而登封与大禹相关的景观,如试斧石、照爷石、磨斧石、马蹄石、白疙瘩庙、禹洞、石启洞、禹王庙、启母庙等,都与大禹及其同期人物、事件有关。登封民间还流传着“大禹娶妻”“马蹄沟”“沁水的故事”“大禹与筷子”“景店小米”“禹铸九鼎”“禹拒美酒”等传说。因此,登封作为禹之故里与故都,有流传广泛的地名与传说作依据,此为证之二。

在登封,还有汉代时遗留至今的启母石与启母阙。启母石,位于太室万岁峰下,高约8米,宽约4米,有“石破北方而生启”的说法。启为禹之子,而保留至今的启母阙,为汉代启母庙的神道阙,乃东汉延光二年(123)颍川太守朱宠所建。其中西阙现高3.17米,东阙现高3.18米,阙为长方形石块垒砌。阙上有铭文,篆书12行,记述夏禹及其父鲧治水的故事,以及赞扬启母的功绩。阙身还有“大禹化熊”“启母化石”“车马出行”“郭巨埋儿”等图像60余幅。启母阙是国内仅存的极为罕见的汉阙实物,尤其与禹、启有关,更显珍贵。因此,登封作为大禹故里与故都,有着极为珍稀的文物实物作证,此为证之三。

登封还有重要的考古发现作为学术支撑。前述的战国阳城遗址,以及相关的“阳城”铭文的发现,直接提供了阳城存在的实物根据。另外,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考古工作者在战国阳城遗址附近的王城岗一带发现了龙山晚期的东西并列的两个小城遗址。其中东城已被五渡河水冲毁,西城的东墙就是东城的西墙,西城基本呈方形,面积约1万平方米,城内发现有夯土基址,窖穴,还有奠基坑,以及属于龙山晚期的青铜鬶残片。这一考古发现,从一开始便得到了学术界的高度重视,也由此激发了学术界研究夏文化的热情,例如这里是否是禹都阳城的问题,成为大家争论的焦点,因为它作为都城似嫌过小。但在最近十余年的发掘中,考古工作者找到了小城外的大城,总面积达34.8万平方米。该城城外有壕,其城墙每面长度约600米,城内有大面积的夯土台基、祭祀坑、玉踪、白陶器等重要文物遗存,也是“目前为止在河南发现的龙山文化晚期规模最大的城址”。小城与大城,也有先与后的关系,有的学者推断小城为鲧筑之城,而大城为禹所避居的阳城,两者均称阳城,这一观点应该是有道理的。因此,这类重要的考古发现,可以称之为“系列阳城”,在其他地方,没有此类发现,甚或不可能有,学术界主流观点认可禹都阳城在登封,此为证之四。

大禹是中国第一个王朝夏的建立者,禹都阳城在登封,从传统的历史观而言,登封王城岗龙山晚期城址,无疑应为“最早的中国”,即居于核心地位的都城之所在。

来源:原文刊于《河南历史与考古研究》丛书(第二辑)  侵删